扼要。

咸。

锒铛四

前作:      

警察嘉x(普通人)金

两人年龄身高捏造。→嘉age22.176.金age26.173.

人物死亡有。

自设和bug成山。

有轻微尸体血腥描写+经不起推敲的断案过程。

脑洞了很久构思了一个故事大纲然后用渣文笔表达了一下。

请不吝指教。(土下座

不会太长。

大概是周更。

没问题的话真是太感谢了。阅读愉快。


学生时代嘉哥或许还能比金矮一些。(?




 

6.

嘉德罗斯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他。

总是乐此不疲地散发热度,总是有耗费不完的精力,总是有能够温暖人心的笑容。嘉德罗斯总是能够在校园内的所行之处听到一些同学之间的闲言碎语。

“都是金毛,怎么这个就这么可怕呢..”

“还是金好,像个小太阳似的..”

“对对..这个的话..地狱府里的阎罗王吧..”

“哈哈..”

对着他们留下一串笑音的背影,嘉德罗斯只想上前狠狠地给上一拳。

他是谁?凭什么可以被给予太阳这么夸张的称号?只不过是靠着约定成俗的套路来哗众取宠罢了。人是贪婪的,也是容易满足的。嘉德罗斯对于此嗤之以鼻。

见到他,是在三月末的校园长廊的长椅上。

他把书盖在脸上,仰着头呼吸均匀。梦中有微微的骚动,导致书无法支撑平衡地滑落,他被惊醒,像个灵活的松鼠一般左顾右盼,而后看向掉落地板的书,自嘲地笑了笑,捡起书拥在胸前转身离开了。

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在墙柱后面默默注视着。等他离开后,嘉德罗斯才从嘴角嘁了一声。

真蠢。

接触他,是在七月初的街头深巷。

嘉德罗斯捂着胳膊汩汩渗出鲜血的伤口,步履艰难地倚靠着潮湿冰冷的水泥墙前行。急促的喘息声惊动夜色,额头豆粒大的汗珠顺着脸部线条流入眼眶模糊了视线,又顺着下颚滴落到地上。

“同学?!”焦急的喊声响起,嘉德罗斯撇了撇嘴,横过眼睛企图告诉他不要插手。可转移视线的那一刻,他却愣住了。

那人有一头阳光颜色的头发,蓝眸在夜色映衬下也熠熠生辉。他背对身后的霓虹,朝他奔来。

“你撑着,我打120!”靠近后见到嘉德罗斯顺着胳膊往下落的血滴后,他更慌忙了。手忙脚乱地在身上找寻着手机,掏出后手机还不安分地在手心蹦了几下才安稳地被接住。

嘉德罗斯注视着,没有意识到自己竟轻笑出声。

“真蠢。”

 

嘉德罗斯满脸戾气地坐在诊室里任由医护人员摆弄他的手臂。护士看到他的表情包扎伤口的手也忍不住哆嗦不已。

“伤口有点深,缝了五针。最近不要让患者吃辛辣油腻的食物..”金一脸懵懂地听着医师的叮嘱,转头看向嘉德罗斯:“你还是自己听听吧..?”

包扎完成的嘉德罗斯不予理会,摇了摇胳膊,扭头就要离开。金接过医师给的药连忙追了上去,跑到嘉德罗斯前面阻挡了他的去路,把药递上。

“把药拿上啊,你要按照医生在上面写的准时吃药才好得快..而且医生刚才说的你听到没..喂!”

嘉德罗斯一把夺过药,绕开金就往外走去。只留下在原地的金恼怒却又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

嘉德罗斯走到门口,突然顿住了脚步。

“医药费是你付的?”

“额..嗯。不..不用放在心上..”

“你几班的?”语气习惯性地染上几分威胁和凶狠。

金被这句莫名其妙的询问吓得一个哆嗦,以为自己可能触碰了什么黑社会的黑暗真相要被杀人灭口,同时也有点疑惑,他为什么直接问班级呢?难道他知道我在哪所学校?

金抬头认真打量了站在门口的人。亮金色的头发,和头发相同颜色的眼眸,让人不寒而栗的表情..

“啊!你是我们学校的..金毛阎罗王!”话音未落,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捂住了嘴巴,然而却无法阻止已经脱口而出的不雅外号。完了完了,可能自己得去医院的cpu躺一躺了..。

嘉德罗斯闻言,出乎意料的冷静。他做了一个深呼吸,转头神情认真地看向有些惶恐的金。

“你几班的?”

“七..七班。”在这样认真的神情下,金不自觉地乖乖回答了他。

嘉德罗斯沉默地盯了金一会儿,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外面的夜色里走去。

我是招惹上了一个什么大人物啊。金有些泄气地想道。

 

“诶——高三的阎..嘉德罗斯!他来高二干什么?”

“光天化日之下不会是要抢劫勒索吧?”

“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

“不过他看上去好嫩啊?像个初中生..”

“听说是跳级上高中的..”

“漫画里的天才少年吗?好酷——”

“那也是个大恶魔啊..”

“诶他..他看过来了..”

“我们还是快走吧快走吧..”

课间的喧闹终止于教室门被粗暴地拉开,本在热烈讨论的同学们纷纷转移了视线,在看到来人之后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嘉德罗斯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径直走入高二七班教室里目光四处搜寻,终于在靠窗的一个位置看到了懒洋洋趴在一堆教辅书上的少年。他快步走过去,揪住少年的兜帽往上一提,再把另一只手啪地一声拍到课桌上支撑着身体。

被惊醒的金猛地抬头,看到直勾勾地瞪着他的嘉德罗斯一时没反应过来便迷迷糊糊地开口了。“唔...你有没有好好吃药?”

嘉德罗斯听闻挑了挑眉毛,随即又不自然地沉了沉脸,压低了声线开口。

“钱。”

金被他阴沉沉的嗓音和表情吓得一个哆嗦,终于清醒了起来,从座位上跳起来撞到了桌角又吃痛地坐了回去。他边捂着撞到的腰间,一手边在书包里搜寻着什么。突然手一顿,然后不舍地把手缓缓抽出了,再颤巍巍地把一个蓝色小包举到嘉德罗斯面前。

“给..给你。”

“给我这个干什么?”嘉德罗斯觉得有些生气又好笑。

“你不是说要..要钱吗?”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会儿,收回撑在桌上和揪住金的手,再一把抢过钱包顺势塞到金的兜帽里就往外走去。走时轻飘飘地抛下一句“真蠢”。

金万分惊异地转过头,视线追随着嘉德罗斯的背影直到他啪地一声又粗暴地把教室门关上隔绝了自己的身影才收回目光,转回头看见了课桌上刚才被他压在手掌下的几张钞票。金愣了愣,原来是来还昨晚的医药费的。

“金..你..你没事吧?”

同学们都关切地凑上去摸摸他的脸,揉揉他的耳根,扒拉他的头发来检查他有没有受伤。

“没有啊,不要担心我啦。”金缩了缩头稍微避开了他们的上下其手,笑着说。

“你为什么要提醒嘉德罗斯吃药?你们认识?”

“啊!他这是给你钱吗?为什么要给你钱?”

...

金有些尴尬地笑了几声心虚地回避着同学的问题,抓起桌上的钱默默数了一遍,然后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似的猛一抬头,拨开围着他的同学们就拉开门往外跑去。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自顾自向前走着,没有回头。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学长!”

嘉德罗斯浑身一个激灵,转过身看向气喘吁吁朝他奔来的金,耳根微红。

“有什么屁事!”

“你..你多给了我一些钱..”金喘着粗气,说着双手捧着钱递到他的跟前。

嘉德罗斯盯着眼前的钱,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你..你笑什么?”金有些不解。

嘉德罗斯不做声,只是伸出手,金以为他要给他一掌于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结果嘉德罗斯只是用力地向下扯了扯他的鸭舌帽帽檐,没有防备的金差点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你真是我见过最蠢的家伙了。”

金略微不爽地把帽檐往上抬了抬露出眼睛刚想开口辩驳却发现嘉德罗斯已经不在跟前了。

只有透过走廊玻璃窗的阳光给他视线所及的地方都镀上了一层柔和的亮金色。

金觉得他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可怕。

 

自那之后,不管嘉德罗斯愿不愿意,他的视线里时不时都会有金的身影出现。

帮学委搬作业到办公室。帮值日生打扫卫生。安慰受到打击而难过的同学。下雨天送伞给忘记带的小学妹。..以及,在他们视线相遇时总会对他展露的灿烂笑颜。

是个正常人都会对这种热心肠而且总是傻笑的人讨厌不起来吧。嘉德罗斯这么想着,解释自己心中的小小悸动。

“嘉德罗斯学长!你家也往这边走吗?”一天放学,金意外地发现嘉德罗斯也出现在自己回家的路上。

“不是。”嘉德罗斯也不知道为什么,金喊他学长的时候总能让他想要缴械投降。

“诶?你不会是要去打架吧?”

嘉德罗斯没说话。

金焦急地快步跑到他的面前挡住他的去路。“你这样老是受伤就不怕你的父母担心吗?”

嘉德罗斯皱了眉,看着他自嘲地扬了扬嘴角。

“他们早就不管我了。”

“怎么可能!”

“滚开!你这个渣渣什么都不懂就不要在我面前废话。”嘉德罗斯恶狠狠地喊道,绕开金就要快步离开。

“你才什么都不懂!”金上前一把扯住嘉德罗斯。“就是因为父母健在所以你才这么有恃无恐对吗?你有想过失去他们的未来吗?”

嘉德罗斯不屑地嗤笑一声,刚想开口讥讽却看见金眼里的水波,语句哽在了嘴边,伸出食指擦了擦鼻子别过头讪讪开口:“你渴望父母的关爱自己回家找你的爸妈去..别来烦我。”

金低下头重重地吸了一下鼻子。

“我没有父母。”

嘉德罗斯的瞳孔轻微收缩了一下。沉默良久,他甩开金扯着他的手,转过身往反方向走去了。

“你要去哪?”

“回家!”

 

7.

嘉德罗斯睁开尚还迷蒙的睡眼,偏了偏头,身侧空无一人,连一点尚存的温度都没有。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