扼要。

咸。

锒铛二

前作:

警察嘉x(普通人)金

两人年龄身高捏造。→嘉age22.176.金age26.173.

人物死亡有。

自设和bug成山。

有轻微尸体血腥描写+经不起推敲的断案过程。

脑洞了很久构思了一个故事大纲然后用渣文笔表达了一下。

请不吝指教。(土下座

不会太长。

大概是周更。

没问题的话真是太感谢了。阅读愉快。







(黑体和白体的时间线有差)

3.

是因为有黑暗的存在,才显得光明有多么的重要。


暮色深沉,家家户户的星星灯火渐暗。因为傍晚的一场小雨,道路的坑洼里积起了混着淤泥的雨水,显得泥泞不堪。

气流的流转被扰乱,少年不紊的喘息声打破了属于午夜的静谧,他踏着地上的积水,任飞溅的污水攀附在他的裤脚上。

远方尚还亮灯的建筑就像海上夜间航行的一座灯塔般,让少年被夜色黯淡的眸子亮了亮,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不再犹豫地往那儿闷头冲去。

他的身影在黑夜里只被掩映成一道背影。

略微刺耳的急促拍门声划破空寂,不适时地在这片沉寂之下响起。


值班的嘉德罗斯不耐烦地将架在散发属于檀木的独特香气的办公桌上的双腿砸向地面,叼着氲出一条烟雾的烟,粗暴地拉开了没有节奏颤动的门。

“这么晚了还有什么屁事!”他充满暴戾的声音在四下响起,几天的彻夜不眠让他更为暴躁。

来人抬眸看着他阴沉的脸色却也不惊慌,绕开他进入室内拉开一张椅子端坐下来,扬起鼻尖嗅了嗅,手指合拢在鼻前嫌恶的扇了扇,小心翼翼地推开那烟头堆积如山的烟灰缸。

“抽这么多不怕猝死吗..”凯莉小声嘀咕着,感受到嘉德罗斯富有穿透力的实现又清了清喉咙镇定开口,“我来是要告诉你工作进度的,顺便应组织的要求让你回去休假几天的,毕竟..你死了是我们局里巨大的损失。”

嘉德罗斯不可置否地沉着脸,把手上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凯莉吸了一口气,便继续了下去。“局里头已经把这个案子定为悬案了,要让你解散了专案组,毕竟我们这一周都没有任何的进展,这样下去也是耗时耗力。”说完,她看向嘉德罗斯观察他的反应。虽然她凯莉作为前辈而且在局里的威望也不小,况且她当年也是个兴风作浪的混世魔王,胆子自然是要比常人肥,但她还是不由衷地对这个能力出众却脾气无常的后辈有些畏惧。

嘉德罗斯抱臂紧抿着唇。空气就这样凝固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嘉德罗斯才开口打破了沉寂。

“解散可以,这个案子交给我一个人去办。”

凯莉听闻蹙了蹙眉,忍不住开口:“你一个人办?怎么办?你真当自己是齐天大圣?”

嘉德罗斯一推桌子站起来,走到门口顿住脚步。

“是啊,齐天大圣。怎么办不关你事,但是告诉局里的老家伙,我不是他们的宝宝,不要因为会威胁我的性命而阻止我,不然我会用金箍棒捅烂他们去他妈的脑袋。”


是不是每个人都会被世态打磨得那么利己?

嘉德罗斯手插着兜,沿着人行道漫无目的地漫步着。像是被黑色墨迹涂抹的夜空因为霓虹灯的胡乱映射而看不见明星,唯剩一轮明月孤零零地高悬,孤寂得让人心生惆怅。

就因为花费了时间却毫无进展而断定为这是无意义的浪费,就因为事不关己所以便高高挂起。

就因为一个人的利用价值而限制他的追求。

他对于这件事情的执着其实没有很冠冕堂皇理由,只是想要和那帮把他捧在手心供着的老头们对着干,还有一个是出于自私。

说实话,嘉德罗斯从不自诩正义,他只想尽快把凶手擒住然后告诉他恨一个人有多么的愚昧不堪,因为仇恨而做出的事情就像跳梁小丑在费劲心思地讨好取笑的观众一般无意义,然后等到凶手抬起悲戚的眼眸看向自己,再一枪崩穿他的头颅。

嘉德罗斯没有去可怜那些被凶手残害的受害者,按理来说警察也算是一种冷血动物,各种血腥残暴不堪入目的犯罪现场都亲眼见识过,心理多么变态扭曲的凶手也都较量过,再炙热的心也会被教化得麻木不仁。嘉德罗斯只享受把凶手绳之以法,观赏他们事情败露后露出惊慌失措表情快感。犹如罂粟入口一般让人上瘾,这是嘉德罗斯想成为警察的原因之一。

嘉德罗斯迎着刺骨的凉风任由路灯将自己的身影拉长又缩短,他从昏黄走向黑暗,又由黑暗逐渐显现在灯光掩映之下。他搓了搓手,拿出烟盒想抽根烟,却发现烟盒里除了一层锡纸早已空空如也,

他撇了撇嘴,走向不远的居民楼前的垃圾桶。他的烟盒和一袋垃圾同时落入有这肮脏难闻味道的垃圾桶里。

嘉德罗斯不经意地抬头,却愣住了。

是一抹金黄。


4.

少年也抬头,略有惊愕地看向嘉德罗斯。似是很久没有打理的一头金发随意地披散到肩头,双颊被冷风吹得泛红,映衬他原本就白皙的皮肤。

他的神情很快就由诧异转变成热情,嘴角稔熟地扬起一个弧度,眨眨眼开口道。

“啊,嘉德罗斯学长。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嘉德罗斯怔住良久,不是因为阔别已久的意外重逢,而是他觉得那双曾带给他悸动和救赎的蓝眸,似乎蒙上了一层阴翳。这也可能是因为黑夜的掩映,但嘉德罗斯却不自觉地感到心悸。

又是因为嘉德罗斯的缄默而带来的尴尬气氛。但是少年却一如既往的不以为然,语调染上几分雀跃:“这么晚了,要不要去我家坐坐?”语罢,没有得到应允的他也自然地去拉还没回过神的嘉德罗斯,就要往楼道里走。

嘉德罗斯抿着唇定定地看着他的背影。他披散肩头的发,似乎比从前高挑瘦削的身形,还有手指尖传来的凉意。

“不对。”顺从迈了几步的嘉德罗斯突然驻住脚步,金疑惑地转头看向他。

嘉德罗斯认真地望进他的眼眸,开口道:“你不是这样的。”

“你在说什么啊?”金偏了偏头,不解地皱了眉。

“我说,你不该是这样的一副模样。”


金挑了挑眉无奈地嗤笑出声。

“嘉德罗斯学长,我们都好多年没见了,我可是从一个小屁孩变成了一个有为青年哦,有变化不是很正常的吗?”

嘉德罗斯又愣住了。对啊,我只是没有亲眼目睹他的成长而一瞬间有点不习惯罢了,他的变化既正常又不值一提。

而且,我有什么资格谈及对他的了解呢?

嘉德罗斯像是才回过神来似的,低头看向交握的手,不由得脸上的温度徒然升高,手握成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许久才从唇缝憋出一句:“算了。”

金不明就里地扑闪几下眼睛,愣在原地大有不知所措的意味。

嘉德罗斯看着他,脸上的温度却只升不减。视线落到金落到肩头细碎的发丝,他蹙了蹙眉伸出手指着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道:“头发剪了。”

“诶——为什么啊?”金鼓起腮帮对嘉德罗斯一见面就这么霸道的行径表示不满。

“因为我看着不舒服。”嘉德罗斯轻描淡写地陈述着不算是解释的话语,挑挑眉,“你家在哪,走吧。”


-----------------------------------------------


谢谢支持和夸我的仙女儿们。这一章大概就是相逢和一点点伏笔?下一章大概就是一点同居小日常吧←下一章可能得等下周了。昨天太激动了就爆肝了一章。

总之谢谢来看的天使们,也请不吝指教啦。


评论(8)

热度(33)